中國科協各級組織要堅持為科技工作者服務、為創新驅動發展服務、為提高全民科學素質服務、為黨和政府科學決策服務的職責定位,推動開放型、樞紐型、平臺型科協組織建設,接長手臂,扎根基層,團結引領廣大科技工作者積極進軍科技創新,組織開展創新爭先行動, 促進科技繁榮發展,促進科學普及和推廣,真正成為黨領導下團結聯系廣大科技工作者的人民團體,成為科技創新的重要力量. ——習近平
當前位置: 首頁>全民科學素質行動

人類被第一次冷凍

2017-02-22 11:07     

  這是人類對抗死亡、疾病和時間做出的勇敢嘗試。  

  從很早開始,人類就在夢想著將人體冷凍了。1962年,美國密歇根大學物理學教師羅伯特·艾汀格(Robert Ettinger)出版了《不朽的遠景》,在書中,他描繪出了一幅美妙的藍圖:冷凍人將是未來的一項重要醫療技術。危重的病人將可以被冷凍起來,等待科學技術發展的拯救。

冷凍人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圖源technable.net) 
  如果這項技術真的成熟了,人類甚至連時光機都不需要了——只要眼睛一閉一凍,睜開眼睛的下一秒,你可能就已經身在公元3000年了。 
  理想很美好,現實卻很殘酷。在那個年代,人們才剛剛開始摸索如何將人冷凍起來,同時避免細胞組織因為水分結晶而粉碎,后續應該如何解凍復蘇更是毫無頭緒。但是這些樂觀的科學家們,卻對未來的后輩賦予了極高的期望:不管怎么樣,我們先把人凍起來,后面的事,就交給你們干吧! 
  這個想法很快被付諸現實。1967年1月12日,一位名叫詹姆斯·貝德福德(James Bedford)的男子,成為了史上第一個被冷凍保存的人。這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座里程碑,如今,他依然躺在超低溫的儲存罐中,等待未來有人將他喚醒。

詹姆斯·貝德福德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詹姆斯·貝德福德(圖源alcor.org) 
  詹姆斯是加利福尼亞的一位心理學教授,1965年他被診斷出了腎癌,不久后腫瘤轉移到了肺部。1966年,他認識了加利福尼亞低溫學會的主席羅伯特·尼爾森(Robert Nelson),并從他口中了解到這項新興的冷凍技術。 
  詹姆斯是極富冒險精神的人——1958年,已經64歲的他剛剛退休,就跑到非洲的大草原和亞馬遜的叢林里進行了一番生死探險。可想而知,詹姆斯對這項技術很感興趣,并爽快地簽下了參與實驗的志愿書,希望未來的技術可以最終將自己復蘇并治愈。 
  但在那個時候,他或許沒想過自己會成為第一個實驗品。 
  1967年的1月12日下午1點15分,詹姆斯在療養院中經歷了心肺衰竭,并立即被送到了最近的醫院進行搶救。 
  手忙腳亂中,醫生們給詹姆斯進行心肺復蘇的急救,而詹姆斯的妻子和兒女則瘋狂地給尼爾森打電話。他們知道詹姆斯的病情兇險,癌癥將他折磨得形容枯槁,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拖延了,冷凍成了挽救他們親人的唯一方法。尼爾森在電話中叮囑他們將詹姆斯放在冰床上降溫,大約一個小時之后,他帶著全套冷凍設備和幾個技術人員出現在了醫院。 
  這場冷凍實際上準備倉促,執行的技術人員也緊張地雙手發抖。這時候的詹姆斯已經失去了心跳以及自主呼吸,技術人員們先是給他注射肝素,防止血液凝固,之后,他們將一種名為DMSO的冷凍保護劑從詹姆斯的雙側勁動脈注入,并通過胸部按壓以及球囊呼吸器通氣令他保持循環。

枯瘦的詹姆斯躺在床上,技術人員一邊用面罩和按壓器給他急救,一邊在他的頸側注入保護劑

 
枯瘦的詹姆斯躺在床上,技術人員一邊用面罩和按壓器給他急救,一邊在他的頸側注入保護劑(圖源alcor.org) 
  之后,詹姆斯被包裹進一個全新的滌綸聚酯睡袋中,隨后被放入裝滿干冰的、溫度低至零下79攝氏度的保溫罐,降溫完全之后,他從醫院出發,被送往亞利桑那州的冷凍倉庫。在這里,詹姆斯隨即被轉運進溫度只有零下196攝氏度的液氮中。

運輸用的保溫罐

 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運輸用的保溫罐(圖源alcor.org)

人們將詹姆斯轉移至液氮罐中

   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們將詹姆斯轉移至液氮罐中(圖源alcor.org)

詹姆斯躺進液氮罐中后,技術人員們又朝里面添滿液氮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詹姆斯躺進液氮罐中后,技術人員們又朝里面添滿液氮(圖源alcor.org) 
  液氮是目前為止最好的冷凍方法,它們不耗電、溫度恒定、出現意外的可能性小,詹姆斯的“借住”時間被設定為無限期,當醫學能夠治愈所有疾病時,就是他醒來的時候。

詹姆斯的女兒,站在冷凍罐旁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詹姆斯的女兒,站在冷凍罐旁(圖源alcor.org) 
  1991年5月25日,在液氮中沉睡了24年后,詹姆斯再次被轉移,這一次,他被送進了一個更加先進的冷凍罐中。溫度記錄表顯示,在這24年間,他所在的液氮罐內的溫度,最高也只有零下145攝氏度。

詹姆斯又被轉移進最先進的冷凍罐中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詹姆斯又被轉移進最先進的冷凍罐中(圖源alcor.org) 
  從1967年詹姆斯被冷凍開始,至今已經有400多個人躺在了液氮中,而簽署下志愿書的人目前已有3000人之多。也許將來真的有一天,當科技進步得足以讓我們掙脫開生老病死的束縛時,這些世界上第一批的勇者會睜開眼睛抵達自己的明天,恢復生活的夢想。

(轉自《蝌蚪五線譜》)

分享到:
上期福彩开奖结果